Archive for the ‘生活情感’ Category

标准

January 22, 2006

记得有人要给我介绍女朋友的时候,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,我一时哑口,心里是有些想法的,但是我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它。

每次从港汇广场里出来,855路车总是在哪里乖乖的等着我,而且还会有座位,我并不是一个很贪婪的人,所以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感觉很幸福。

昨晚又坐855的时候,一个词汇终于跃出来,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?她可以不漂亮,但她一定要有美丽的地方,但无论如何,她一定是一个内心很幸福的女生,一个很温暖的女生,一颗柔弱的心,一个美丽或可爱的内心世界,受到很好的呵护,一个舒展的内心世界,一个不曾为现实社会刺的遍体鳞伤的女生。这个就是我会心动的女生。她可以作为我的公主,一生一世,我会接过呵护她的责任,幸福的守护她。

她,一句话,是可以作为幸福源泉的她;她,在她成长的过程中,不曾有任何心里的压抑和刺激给她留下烙印。

对于温暖和幸福的渴望,我的意愿是非常非常地强烈的。所以,我会尽心尽力的去搭起一堵挡风的小屋,而我渴望一个女生,去将这个房间布置得温暖而又柔和。

新昌旅游 真的自我

January 17, 2006

4.JPG

新昌还是不错的。。。。

我的军训生活

January 15, 2006

2.jpg

稚嫩已去,一脸的青纯和无辜,很怀念那个夏天…..

我的大一生活

January 15, 2006

1.jpg

呵呵,一脸的单纯和稚嫩,这是参观旅顺的时候拍得.:)

我的研究生生活

January 15, 2006

638.jpg

一扇小小的窗,伴我过了将近三年。照片上的室友如今大家已经是各自纷飞。还是很怀念沪东的生活,沪东的操场,沪东的蓝天,还有我常常去散步的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的复旦北区,我的BBS,可惜时间真的不能够倒流,也不能回转。

失败与成功

December 23, 2005

如果现在照镜子,我一定是满头大包的家伙,真失败!

摆脱心理上的阴影,重新做回我自己,还好是个男人,这点小伤痛算什么。

记得以前想写篇文章,总结历代帝王长大的经历与他们的性格,尤其是称帝后的性格的关系。秦王嬴政从小在赵国当人质,而秦赵是水火不容的敌对的国家,想必嬴政没少受欺侮和苦楚,受到欺侮并且活下来,只有两种人,一种人胆怯,苟且偷生;一种人还有胆,奋力抵抗或者忍辱负重,在心中种下复仇的种子,强烈的复仇的火焰,性格上会有很凶狠的一面,我想嬴政就是这样,强烈的复仇心,还有洗去以前当人质时地位低下的耻辱,所以他要九五之尊,为天下至尊。当然,他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,统一和称帝说成他的远大理想也没有错,但他的成长经历肯定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。

同样的经历还有朱元璋,这个放牛娃出身的人,穷得当过和尚的人,自然是恨透了他小时候生活的那个社会,恨蒙古人的压迫,恨贪官污吏的盘剥,所以他一生不停的在追逐那些蒙古的残余势力,他才发明了剥皮法来对付他手下那些贪官污吏,宁可错杀一万,也不放过一个贪官。因为他小时候地位低下,极其低下,所以当他成为皇帝后,是一定要杀掉那些共同打天下的文官和武将,他害怕他不能容忍他过去的低微。

历史上赫赫大名的唐太宗李世民则刚好是一个相反的例子,李世民出身将门,父亲是边塞上对付匈奴的名将,整天的军旅生活肯定增加了他的勇气,磨炼了他,而作为将门,肯定也读了不少书,知书达理而又不缺乏豪气。所以他麾下会聚集一大批的英雄豪杰。而这一大批英雄豪杰从出身上看,没有一个比他出身好,根正苗红。而他能在打仗中以身作则冲锋陷阵,又能稳坐中军帐,成为军中的一面旗帜,他的地位,他手下哪个能撼动。所以李世民当皇帝后,没有杀戮功臣。这与他的出身和战功是不可分的。

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,这是一个悲哀。不能选择自己的经历,这是一个更大的悲哀。但人如果明白一些,可以选择调整自己的心理,来做的更好。

我要说什么?sigh,文不对题一大堆!

攀岩的刺激

December 19, 2005

在所有运动中,大概攀岩是最惊险和刺激的,大概也是最惊险而又最无险的。因为攀岩一般都有保护措施,而在绝壁上攀爬,时时刻刻不在担心着会不会摔下去。我想有空再去练练攀岩,练练自己镇定地勇气。生活也是这个样子,有点像攀岩,时时刻刻很紧张的去在意得失,小心翼翼,脚底下只有一块石头,但实际上不过是那么一回事,还是有绳索保护的,看开了一切都好了。

December 15, 2005

我喜欢能把食物加热熟的火。

尤其是在这冷冷的冬天,湿湿的冷空气好像要钻入你的骨髓,实在是冷。这个时候,气灶上蓝色的火苗会带给人无限的温暖的遐想。如果再去煮上一锅热汽腾腾的汤或者熬上一锅粥,美美的吃上一顿,让温暖的气息传遍身体的每一个部分,浑身都是暖洋洋的,吃的肚子都圆了,再美美的躺在被窝里面睡上一觉,呵呵,真是神仙般的日子。

其实,不仅仅是冬天,即便是在夏天,我也很喜欢吃热的东西,或者说刚刚煮熟不久食物的温度已经下降到可以使用的最高温度,也许是我的胃寒,不过我更感觉一碗热藤藤的粥喝下去,暖和的是自己的心。

可惜我不经常做饭,因为只有一个人。也就是我不经常开伙。开伙这个词,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,邻居总会问,你们家开伙了么?回答要么是已经在做饭了,要么是家里人少,今天不开伙了,出去吃饭。所以人少不开伙成了我脑子里根深蒂固的一个观念,就好比两点能够唯一确定一条直线一样,成了一个公理!